FC2ブログ


A.

Author:A.

前门
產物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スポンサー広告  

[同人] [TJB] 光年




光年




他叫他grandpa。
声音在开口瞬间逃出一百万光年。





1、[昼梦]

每天午睡时间,Tony一定会准时横尸在Jommy那张线条优雅的大床上。
众人多次劝说无效后终于头疼着默认了该种对soldier的逾矩行为。权当任性的少爷嫌自己房间过于寒酸,或者这只是成年之前且算正常的恋父,不,恋爷情节。

[反正grandpa又不睡午觉这么奢侈的床空着多浪费你们就不能有点资源有效利用的意识么?]
Tony咄咄逼人的声色里有些美美的自以为是。不管他是不是故意将声音提高了几个调门。
他很满意那些人的抱怨里宠溺多过了责备。对他无可奈何,也不多做推敲。

白日梦得以遁迹潜逃。
热量在体内积蓄,继续沉睡等待破晓的天光。
一切都关于那个被他叫做“grandpa”的人。



那是以传说中有着至高无上华丽的凡尔赛宫殿为背景的舞台。
他伸出双手抓紧Jommy的肩膀,看进他清如水却因为羞怯而惊慌的眼睛,用尽力气深情款款。
告白。
我爱你。不。这句话好俗。
我喜欢你。不。我又不是中学生。
请和我做爱。不。说得好像我只是看中了你的身体。

然后他醒了。
每次都在关键的时候犹豫,在犹豫的当口清醒。那些该说的话却一次没能说出口。

下半场戛然而止的梦境,在上半场无休止循环。
——即使半场也好——那些自我安慰的噱头对健康成长的青少年是多么必要。
他可以不用在乎那些刻板过头的尊敬和仰慕是否将他“想把Jommy占为己有”的热望伪装得很好。也可以不用去管他今天叫了他了多少次“grandpa”而他们的距离又因此远了几光年。

也许这才是即使清醒着他也不知从何说起的原因。

他只是想叫他的名字。不是grandpa不是soldier。这样而已。
最简单的告白。
一个可以直呼彼此名字的立场。
对等的力量以及参半的亲昵。
真正放下距离的触碰。



而今他们之间不是伸手便可掩去的距离。
相隔了关于另一个人的记忆,纤藏于那张床笼溢的余味中,蚀进了骨髓灰质。
他们一起中毒。

Tony甚至在这些气味里比所有的长老们都更加深刻地了解了那“另一个人”。
Blue。
慢拍轻缓。余音穿透他的记忆占据他的心腔,没有给他入侵的罅隙。
沉淀着沉淀着变成他和他在各自梦里亲吻忧郁的缘由。

[Soldier啊……Blue和grandpa还真的是……相配呢……]
这种话从自己嘴里说出来确实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尤其他现在用手臂遮过的眼睛里一定漾满了可笑的酸楚。语气中七分自嘲三分苦涩怎么听都不像可以用作午睡催眠的药剂。功效正反。

所以别看这房间格调高雅有助睡眠,Tony却未曾真正在此熟睡过。这床对他来说还是太过刺激。
曾经他和他纠缠过后不分彼此的味道残留至今。床单皱起暧昧的线条在每个夜晚依旧缠上Jommy的身躯。
Tony觉得躺在上面的自己开始有些变异的警兆。
暴走的情绪。压抑的热欲。神经像拉紧的弓弦。理智被粗暴地挑衅。
敌人叫做自卑感,嫉妒心,或者独占欲。

他在梦境破碎之后的浅眠里仿佛听到Jommy和Blue耳语缠绵的情话。
他们沉于欢爱的汗液沾湿他燥热的皮肤,手掌摩挲着彼此的触感从空气中汹涌而来。
他躬身蜷起膝盖,收缩着灼痛的下腹。

那几乎令他发狂。
而他收不回感官。

这不是全然无用的生理冲动。
他要连他们之间缠绵种种的过往一起容纳,狠狠地渴求任何一点更加接近Jommy的细节。
而他不知道这一步的靠近在他离他剩下的距离里是多么微不足道可以忽略。
也许作为事实的后者要比他用官能体会的那些关于他们过往的回忆尖刻很多,会更加不留余地给他坚决否定的答案。
他迟迟发现不了。





2、[昼梦 2]

其实对Tony霸占Jommy的床这件事情再做深入考证的话,还有另外的原因值得推敲。

曾经的某天和某某天还有某某某天,Tony都能在经过这个房间的时候看到Jommy紧抱着膝盖靠在床边,对着回忆里那个人的虚像自言自语的模样。
那令他全身的毛孔每天都要经历一次剧烈的缩张运动。
身体一天比一天痠痛。频率与心脏同调。
那时他猜自己在看着Jommy的时候会不会也是用这样投入而伤痛的表情。

积聚的乳酸在他缺氧的肌肉中爆发。他给自己一个寸步难行的借口,干脆横到了Jommy的床上。
这样。
你能在我的面前,像对着那个人一样,撕开你伪饰的坚强,卸去你用来遮掩脆弱的责任么。
Grandpa.

所以Tony对于“其实是自己杵在这里才逼得grandpa休息不成干脆离开”的事实并不是没有自觉。他把他的年轻气盛不拘小节在众人面前悠悠排开,暗示着这些任性的举动不过是他尚未成熟的撒娇。
而真相究竟是他不想看到Jommy想着那个人时的样子还是他不想承认自己想着Jommy时的表情,恐怕连他自己也不是很清楚。

唯有一件事情可以确定。
Jommy执著于Blue的原因,如同他对他无法放手一样。
他们都被对方温柔而强大的心所吸引,敬慕着那样有力的果决和包容,以及作为领导者挑起责任时挺直的背脊。
那么像。
他们的追逐出于同样的原因,怀着同样的心情,用着同样的方式。而跑道的两条边线却永远只有平行错过的可能。

他找不到侵入Jommy心里的破口。
却已按捺不住越过警戒线的冲动。





3、[厄醒]

Jommy进门的时候Tony从他身上闻到了不同以往的味道。
他总是在任何关于Tommy的细节上敏锐得像条狗。
有时候他自己对这样的嗅觉也很火大。他的鼻子经常因此酸胀着像呛近了某种液体呼吸不畅。
大脑缺氧声带失控。

[和Keith谈得怎么样了?]
[对不起Tony,我很累了,今天你先回去吧。]
[……]

[是哦。不只是嘴,连身体都用上的谈判确实是前所未有的艰巨呢。辛苦了,Grandpa.]
[你在说什么…Tony?]
[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好不好!?不要让我觉得追逐着Blue的你和我很像只是我一厢情愿想法!!我难道就只能像个傻瓜一样看着你么!?]
[Tony等等……你是不是误会了什……唔!]

[唔……嗯……]
[哈……]

[既然连那个人类都可以……那一直看着Blue看着你的我又算什么!]
[Tony你冷静一点!你的思念波会影响到其他人!]
[那最好不过!你明明就知道我想要什么!你一直都知道!]

[恶心!恶心死了!你身上那个人类的味道令人作呕!可恶……可恶啊……]



[……哈……原来是这样……哈哈……哈哈哈……]
[不准笑!不要笑!为什么你还能笑!]

[Tony你冷静下来听我说,你会这样激动是因为……]
[闭嘴——!!!]
[To——……]

[Grandpa……Jommy——]



Jommy强烈地感觉到背脊在Tony逐渐圈紧的手臂中生硬地疼痛。
原来这小子已经变得这么有力量。他忍不住想着那个曾经缩在自己怀里小很多尺寸的滚圆滚圆的Tony失落了一下,却又很快收回了年长者不合时宜的感慨。

这些似曾相识的场景让他一时间停顿在不知如何是好的错愕里。
所有的行动能力被回忆封锁。挣脱,或是顺从。
“你只是被我的思念波影响了才这样失控”——刚才他本来想这样告诉Tony——却被对方暴走的情绪将声音遏在了喉头。

很多年前,就在这样的场合,他与Blue之间,也曾有过这样的对话。
那是些至今想起仍会觉得可笑的误会。
却变成他撕开了欲望的契机。

而不可否认今天他在见到Keith的时候这些事情在记忆表层鲜明地浮现出原本的痕迹。像些已经枯结的疤,却怎么都无法脱落。

Jommy突然明白了当时被自己质问的Blue是怎样的心情。如同他现在面对Tony那样宠溺而又心痛的矛盾,以及更多的不知所措。

[原来是这样……哈……]





4、[强暴]

Jommy没有反抗。他在Tony粗暴的动作里卸去了应该保留的气力。
热血无处可去。大脑承受着它们争先恐后拥挤而进的嘈杂。
重叠的画面,共鸣的声音,反复交错的现实与幻影。
愕然。无奈。宠溺的顺从。不知因谁而隐隐作痛的胸口。以及庆幸的释怀。

原来这样被紧紧抱住的感觉并不讨厌。
或许因为本来就多多少少喜欢对方。
现在说抱歉会不会很晚呐,Blue。
你要是坦白一点,我就不会后悔得只剩下从你身边逃开的勇气。可恶啊。想你想那么多年原来是这样的擦身而过。早知道的话就可以做得更舒服点了你说是不是。啊啊,我究竟在想什么呢。
Blue。
对不起啊。还有。谢谢。
我们都笨得无药可救。



Tony的长发带着温热的汗液圈伏在他裸露的胸口,瘙痒着敏感的皮肤。感官的信号断续地向大脑传递而去,身体收到了颤抖的命令。

嗯啊。

他的唇舌贪婪地舔噬过他腹部的线条,牙齿的边刃在啃咬中撕裂了长久禁锢的欲望。
失去理智的冲动。迫不及待的占有。

嗯啊啊。

他的右手绕过他的脚踝,施加着上扬的力道。手指沿着小腿腹侧精瘦的线条游移而上,如同抚弄一架钢琴的键盘,用急缓交错的音符挑逗着观众已经泥醉的官能。
霸道而懂得取悦的指尖最终停在膝后敏感的穴位,毫不留情按下了就范的开关。

嗯啊啊啊。

Jommy的神经随同身体的感触在那个条件反射的瞬间崩裂。
Tony向他体内急速推进,凶狠而焦躁,像害怕所有动作会在下一秒停止而没有预兆。
他用左手托起Jommy绷紧的腰身,掌中灼热的温度烧断了他腰线上最后一根与清醒相连的神经。
痠酥令Jommy全身的肌肉都在收缩,下身的异物感更加突兀在他混乱的意识里。

嗯啊啊啊啊。

Tony的长发在汗水里湿成一条一条疯狂的蛇,缠绕住Jommy的脸和身躯,汲取着每一点因为他给他的痛与快感而溢出的情色的汗液。

他渴望Jommy因为自己而呐喊和疼痛。
他要占有他的全部。
他不想再对他从旁而望。
他痛恨了那场自怨自艾的追猎游戏。
他曾经认定自己定力深厚或者足够宽容。而这根本是自作多情的所谓“宽容”。如今他在面对Jommy那些非关Blue的事情时一样把持不住甚至愈发变本加厉地在乎。

[Jommy……]



5、[真相]

Jommy还在想究竟要不要告诉Tony他和Keith之间其实没什么。他们只是因为一些其他的个人问题纠葛或者说扭打了一场而已。
但是这在他们情潮初退后依旧湿热的气氛中比冷笑话还要冷上很多。这毕竟不是搞笑剧。

而最重要的是他不想告诉他全部。关于很久以前他强迫他缄默他和Blue其实相向却背离了的心扉。
那么傻。

而今却不一样。
那句“别以为我会道歉”强硬地把他拖出了旧日已经烂作泥潭的记忆。他其实有点开心。

[什么叫“不要让我觉得自己像个白痴”啊……你这不是一点都不傻么……]
[什么……?]
[要是当初……啊,算了……Tony,我还真喜欢你这种性子呢,哈哈。]

Jommy是真喜欢他单纯又暴躁的性格。相反于Blue沉默的温柔,那样直接而有力量,催促他们赤裸着对彼此坦诚。
Jommy翻过身子用手撑起依旧泛着潮红的上身,双臂的线条从性感的肩膀流下延伸至Tony的脸侧。
他朝仰面而躺的Tony俯视下去。眼里尽是笑意。

[Tony,你真的有这样的觉悟了么。]
他给他一个并不温柔的吻。掠夺一般宣告他幼恋的终结。

喜剧开场。





end.







+如同+ 同人要天下大同 novels TB(0) CM(0) 

New LogTop LogOld Log

COMMENT


PREV PAGE   TOP   NEXT PAGE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